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2016年6月16日 星期四  注册

杨富纲:我只是一个知道自己要什么的普通人

时间: 2015-03-05 16:42:09字号:T | T来源: 广东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人物简介:

  杨富纲,1989年7月出生,2007年顺德一中理科状元。获得北京大学金融学学士和统计学双学士。后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继续深造,获金融学硕士学位,毕业前被某世界500强公司总部录取为投资分析师,协助中国业务,现已晋升为该公司的高级投资分析师,负责企业并购。2009年至2012年,他在全国20多个省份、30多个城市进行了62场巡回演讲,听众逾10万人,同时无偿编写了一本约200页、14万字的经验总结,介绍效率提高、定位以及制定计划的方法;

  “我不是学霸,我只是一个知道自己要什么的普通人。所幸的是,我想要的最终都凭着自己坚持做到了。”
  怎么对你说杨富纲呢?
  他穿着很普通。一条简单的牛仔裤,一件深色的背心羽绒,带着一副半框眼睛。他个子不高,身材中等偏瘦,坐在前面演讲台的时候,双手随意的放在桌上,没有迫人的气势,说话的时候总是说几句就笑了,亲近的犹如一个邻家大哥哥。
  “我觉得做什么都应该是开心的,就像我今天来和大家分享我也是开心的。”
  他没有事先写好演讲稿,不像做报告那样,生硬地讲述自己的学习经历。整个过程想到什么好玩的小故事,就穿插进来说一说。“其实以前我挺胖的,以前我同学叫我肥仔。”一句话,让在场的听众都笑了。
  说起求学路,他用了一个词语来形容:坎坷。他不是土生土长的顺德人。小学二年级的时候,跟随南下工作的爸妈来到顺德。一开始,爸爸妈妈以为只要交借读费就能解决孩子的读书问题,可是吃了一间又一间学校的“闭门羹”,孩子的读书还是没着落,父母急了。“爸妈拉着我在小学的门口,一直等着校长出来。央求校长给我进校,那个校长用眼角余光瞄了我一眼,直白的拒绝了我爸妈。”说起这段经历,他音调没有波动,表情平静,平实的述说着。所幸的是,在他们准备买火车票把孩子送回武汉,容桂幸福小学,也就是现在的幸福陈占梅小学向这个从湖北来的八岁孩子敞开了大门。对于幸福小学,他言语中透出由衷的感激。
  当时年仅八岁的他,也开始对“责任”这两个字有了最初的认识。“我小时候对责任的理解,就是读好书让爸妈开心、省心。”
  说到责任,他谈起在北大经历印象最深的一件事。2008年1月,中国发生冰雪灾害,汽车无法上路,人们都涌到火车站购票。杨富纲和学校的几个广东的同学商量了,由他去买票。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早上七点到售票处,人群已经排到了20米开外,那天他空手而归。晚上,他决定七点钟上床睡觉,调好凌晨三点的闹钟起床。因为第二天要期末考试,他带上书本前往售票处,就着路灯看书。尽管早早去买票还是没买成,他却更深刻的体会到了“责任”二字。
  “很多时候责任的体现,就是履行你的承诺。”
  在高考成绩出来之后,他报了那时候热门的生物学专业。如无意外,他会拿着中国顶级学府的生物学学位毕业。可就听了一次经济学家林毅夫教授的课程后,他发现自己的兴趣所在,萌生了转专业的想法。读了两年转专业,还要再重读大二?爸妈听了第一反应不同意。他特意打了一小时电话回家。爸妈搞掂了,可学校有规定,大一才能转专业,大二太“老”了。原本有可能的事情,一下子失去了希望。“你们能理解那个心情么,你想做一件事情,但是你连竞争的机会都没有?”后来,北大出台了新的文件,给予大二学生转专业的机会,但是经济学院只有两个名额。“以前是没有希望,现在有希望,天差地别。”为了能拿到名额,他日以继夜地复习经济学知识,最终如愿以偿。
  “当走到尽头的时候,你只要问自己,你真的尽力了么?”
  接近两小时的讲座,杨富纲脸上一直挂着笑容说着读书期间一些事情。在他整场讲述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语就是:感恩。他说要感恩读书时代遇到的每一个老师,感谢他们孜孜不倦的教导,但第一要感恩的就是他的父母。让他影响最深的就是以前初中时候妈妈每天都会碾转几小时从容桂坐公交车来送汤。南方夏天多台风,一次狂风暴雨的夜里,他想着妈妈应该不来了。可是走到校门口的时候,看到一个全身湿漉漉的人,赫然是妈妈。
  “感恩,不是赚多少钱给爸妈,而是让爸妈开心,这和我小时候的愿望是一样的。”


  原文转载自《顺德下一代》
  记者 黄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