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2016年6月16日 星期四  注册

打造“三工”模式创新基层关工工作新机制

时间: 2014-11-04 19:44:02字号:T | T来源: 广东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根据党的十八大关于“加快健全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推动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的要求,近年来我委在市委、市政府领导下,在有关部门大力支持下,积极探索建立“三工” 模式,创新基层关爱工作新机制,并取得了较为显著的成效。本文就打造“三工”的意义、做法和经验进行总结,就如何进一步完善机制等有关问题提出对策建议。


  一、打造“三工”新机制的做法


  这里所说的“三工”,是指各级关工组织的老同志、从事青少年工作的专业社会工作者、义务为青少年服务的志愿者。三支队伍拧成一股绳,在新形势下逐步成为关心下一代工作的重要力量。“三工”的形成,是全面深化改革、创新社会治理出现的新生事物。
  (一)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发挥领导保障作用
  2008年,广州市委按时任省委书记汪洋同志的要求,专门组团前往新加坡、香港考察社会治理的经验,2010年在十个街道社区作试点,2011年7月作出了“关于全面推进街道、社区服务管理改革创新”的决定。这个决定的重大措施之一,就是参照新加坡、香港的做法,成立社区家庭综合服务中心,政府原来负责有关的社会服务功能,则以购买服务的形式由进驻中心的专业社工负责。
  地方财政对这一改革给予积极支持。2011年,全市10个街道开展家庭综合服务中心试点时,市区两级财政共投入八千万元。目前,广州市已有150个街镇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开业运营,市区两级财政每年平均投入购买服务经费达2.81亿元。专业社工进入街道社区,成为青少年管理服务的一支生力军。
  海珠区政府按照“政府购买社会服务”的理念,委托区团委向“启创”(社工机构)购买青少年社会事务工作服务。该项目分别在区内的华洲、赤岗以及海幢三条行政街内进行,以“青年地带”为活动载体,以促进该区域内青少年的健康成长为目标,不断引导青少年成为对社会负责以及有贡献的一员。目标群体为13~30岁的青年,并根据三个街道的不同特点,有针对性地开展服务。
  (二)各级关工委主动介入,发挥参谋助手的作用
  在市委、市政府作出“全面推进街道、社区服务管理改革创新” 的决定不久,我委即组织了力量,对关工组织如何参与街道、社区未成年人服务管理创新的问题作专题调查。调研组用了一年时间与区关工委上下联动,走访了市委、市政府有关部门,深入到12个区、县级市和7个街镇、8个家庭综合服务中心进行调查。先后召开20多个座谈会,听取了区、街(镇)党政领导,关工委、有关职能部门领导、家庭综合服务中心负责人和社工的意见。收集、整理、撰写了37份有关材料,最后形成《关工组织参与街道、社区未成年人服务管理创新的调查报告》,为市委、市政府在创新社会治理过程中打造“三公”新机制提出一系列意见和建议。
    多年来,我市各级关工委十分注意总结和肯定街镇社区的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在青少年教育和服务方面的作用。据我委联合民意中心问卷调查表明,98.9%的家庭认为参加社区活动对孩子成长有作用;95.7%的家庭同意将未成年人课外服务管理列入家庭综合服务中心;95%的家庭表示愿意接受社工、义工对小孩提供的帮教、帮扶服务;42.4%未成年人接受过社工、义工的帮教帮扶。
  2011年6月,我委联合市民政局、市精神文明办、教育局、共青团广州市委员会、市妇联发出《关于印送加强社区未成年人教育工作队伍建设方案的函》,要求社区进一步完善青少年教育协调组织,落实专职人员,着力建立系统化活动机制,积极探索引入社工、义工,强化社区未成年人服务管理工作。
  (三)以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为平台,发挥社工队伍的生力军作用。
  2009年至2010年,市委、市政府按“社会协同”的精神,先后两次颁发文件部署发展社会组织、推进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要求社工队伍到2013年初具规模,登记在册的人数达到一万人左右,到2015年,登记在册达到1.8万人。
  四年来,先后涌现了荔湾区逢源街、白云区景泰街、海珠区沙园街等一批先进的社区家庭综合服务中心,深受市民的欢迎。从中心的服务项目、内设机构来看,服务重点对象之一是青少年。为了达成这一工作目标,全市社区家庭综合服务中心每年有经费,加上有固定的工作场所和专业化的工作队伍,成了关爱青少年工作的理想平台。由于全市所有街镇都成立并注重运用好这一平台,一批强有力专门从事青少年工作的社工队伍应运而生。还有香港、新加坡的社工组织也来广州市从事社区服务。截至2013年底,广州市已有民办社工机构160家,通过全国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人数达6873人,投入购买社工服务的财政资金累计7.7亿元。以上三项基本指标均为全省第一,其中民办社工机构数量和累计投入购买社工服务财政资金数额两项指标为全国第一。这支队伍对广州市基层社区关爱工作己产生了积极影响。
  (四)广大市民踊跃参与,发挥志愿者队伍的协同作用。
  随着城市文明程度的提高,广大市民按照《广州市志愿服务条例》的要求,纷纷参加志愿者队伍,义务服务社会、帮助他人,其中不少志愿者专门从事服务青少年的工作。白云区特别组织“五老”到义工组织注册登记,成立了1500人的义工志愿者大队,街、镇成立义工志愿者中队。
  广州市菁善荟志愿者服务队成立于2011年1月。目前拥有注册志愿者500多人,管理骨干20多人。成立初期专门从事促进青少年健康成长为主的公益助学服务。主要开展项目有“关爱农民工子女志愿服务行动”和对接“广州市西关小屋志愿服务驿站”。 他们精心组织广泛动员,集中开展各种形式的关爱农民工子女志愿服务活动,掀起了关爱农民工子女活动的高潮。截至2013年底,累计有16.2万名广州青年依托社区“青”字号服务阵地,将温暖送进了千家万户,把“订单式”服务送到青少年身边。全市已建成150个志愿驿站、166间“志愿在康园”服务站、37个社区志愿服务站。

  “三工”新机制初步形成后,在全市所有街道社区有了三支为未成年人管理服务的队伍,即关工队伍、社工队伍、义工队伍。三支队伍没有各自为政,在街道党工委领导下,整合资源,以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为平台,发挥优势,共同做好青少年管理服务工作。


  二、打造“三工”新机制的几点体会


  在积极探索建立“三工”关爱工作新机制的实践中,我们有如下几点体会:
  (一)关工委首先要与社工、义工一起建立合作工作制度。
  社工组织进入社区的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之后,关工组织如何与其合作共事?为此,省关工委张帼英主任多次来广州市调研,并提出了先从建立合作工作制度入手等建议。白云区关工委率先探索实行“三工”负责人职务互兼制度,取得了很好的效果。2012年12月,白云区关工委与恒福社(社工机构)缔结《关心下一代工作联盟》。该联盟协议的宗旨是:共同探索以社区的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为平台,建立关爱青少年的协调联动机制。协议条款约定,联盟以该社工机构中标进驻的七个社区的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为实践基地,通过联合举办关爱青少年活动,探索和拓展关爱青少年合作项目的形式和方法。条款还规定恒福社聘请区关工委主任为顾问,区关工委聘请恒福社负责人为区关工委特邀副主任。同时社区的家庭综合服务中心聘请街镇关工委常务副主任为顾问,街镇关工委聘请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主任为特邀副主任。这种做法,很快得到关工委和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的欢迎,随即在全市其他各区逐步推广实施。目前,虽然全市尚未统一做法,但都根据实际情况建立了有效的合作制度。
  目前,全市各级关工组织通过摸索,在与家庭服务中心共同实施未成年人服务管理方面,己初步形成了三种做法:一是紧密结合型。在街镇党委、政府重视支持下,关工委利用家庭服务中心这一平台,与社工、义工紧密结合,多形式、多领域开展未成年人教育活动和服务,这在荔湾、越秀、白云、海珠区都有成功的做法。荔湾区逢源街关工组织和香港专业社会工作者以社区教育中心、家长学校、少年军分校等为阵地,开展未成年人系列教育和服务活动,取得明显成效。二是步调一致型。街镇分管关工委工作和社区服务管理工作为同一分管领导,或街道综合服务中心主任兼任关工委办公室主任。领导机制的统一促使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与关工组织在社区未成年人服务管理创新工作上步调一致。三是有分有合型。个别街镇社区未成年人服务管理创新起步较晚,“三工”尚未真正形成深层次默契,则齐抓共管未成年人服务管理工作。
  (二)关工委要主动作为,充分发挥主导作用。
  我市各级关工组织清醒地看到,关工委在社会治理中有着特殊优势和作用。关工委是以离退休老同志为主体的,以关心教育青少年为目的的群众性工作组织,是党和政府青少年工作的参谋和助手,是联系青少年的桥梁和纽带。中央高度重视社会组织在参与社会治理中的作用,强调要引导社会团体,加强自身建设,增强服务社会能力,支持人民团体参与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发挥社会各方面的协同作用。因此,各级关工委应急党政所急、想青少年所需、尽关工委所能,主动作为,为打造“三工”新机制作出新贡献。
  实践证明,关工组织老同志在这方面可以更好地发挥政治、威望、经验、亲情、时空的优势与作用。荔湾区逢源街关工组织积极发挥“五老”的作用,与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社工、义工紧密结合,发挥了联动作用、辅助作用、配合作用、传帮带作用。一是借助熟悉社区的优势,发挥联动作用。关工组织长期扎根基层,富有开展关爱未成年人工作的经验,不仅熟悉社区情况,而且熟悉青少年的所需所求。而家庭综合服务中心有社工专业优势,对未成年人的服务管理有创意,形式新颖,但社工人手少,情况不熟悉,有的经验尚欠缺,两者正好可以优势互补,活动联动开展工作。二是借助“五老”人才荟萃的优势,发挥辅助作用。各街道家庭服务中心,多设置有课外辅导、兴趣培训、心理咨询、家访服务等多项未成年人服务项目,关工委发动有专业知识优势的“五老”,配合和辅助专业社工和大学生志愿者开展这些服务工作,收到良好的效果。三是凭借热心亲情优势,发挥纽带作用。关工组织和老同志有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倾情于关心、教育下一代,长期活跃于社区,志愿服务于青少年,带动了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形成社区未成年人服务管理的合力。
  (三)关工委要与社工、义工做到项目互商、工作互动、优势互补、成果共享。
  首先做好活动项目互商、工作互动。萝岗区有社区综合服务中心20个,有专业社工193人,义工志愿者队伍近3000名。政府从2009年开始购买社会服务,每年用于购买社会服务的行政性支出达2140万元,服务已覆盖全区“五街一镇”13个社区,占全区常住人口总数的48%。每年年初,该区各级关工组织主动会同社区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共同研究制定适合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活动计划,共同举办了许多有利于青少年健康成长的活动。自此,关工组织获得了发挥作用的抓手和平台;社区家庭综合服务中心扩大了志愿者工作队伍,改善了中心的人员结构,降低了运作成本,加强了服务的针对性,提高了服务的质量和水平。
  其次做到优势互补,成果共享。比如萝岗区联和街社区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一线社会工作者25名,助理社工师21名,中级社工师4名,这些人 80%为高校毕业生或实习生。他们虽然掌握了一定的社区家庭综合服务的理论知识,有比较先进的服务理念,但实际服务的工作经验较少,社会阅历和人生经验不够,加之超过一半缺乏本地成长背景,对当地社区文化了解不深,他们提出的服务的计划方案,往往可操作性不强。针对这种情况,街道关工委主动成立了“五老”志愿者队伍,参与社区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的工作,向社区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的社工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和服务对象的关切及需求,围绕改善服务提出建设性的意见,帮助他们改进服务的方式方法,并和社工一道开展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务性工作,从而促进了社区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现代家庭综合服务理念与当地实际情况的有机结合,提升了服务水平,受到了当地群众的好评。  

  社工组织特别是香港、新加坡的社工组织,有着丰富的工作经验,专业性比较强,服务工作水平较高。在“三工”开展活动过程中,各级关工组织和“五老”也十分注意向有专长的社工学习。荔湾区逢源街与香港两个社工机构巳合作十多年,由于香港社会服务的发展已有很长历史,因此这两个社工机构在广州有较高信誉和知名度。他们对逢源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进行督导、评估、提出建议,协助街道对专业社工选拨、培训,并定期组织社工赴港学习交流与实践,不断提高他们的专业能力和服务水平。于是街关工委借用他们的力量,定期对“五老”队伍进行培训辅导。目前,逢源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已成为中山大学、香港城市大学等6所高校社工专业的实践基地,并为本街社工和“五老”人员提供青少年服务工作最前沿理念的交流平台。


  三、进一步完善“三工”工作机制的几点建议


  “三工”是深化改革创新社会治理过程中出现的新生事物,它必定有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经过我委一年多调查研究,认为当前要突出抓好以下几个环节。
  (一)各级党委、政府在推进深化改革、创新社会治理过程中,要重视和支持“三工”体制创新,加强探索、践行力度。
  关工组织是中国特有的参与社会管理创新工作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在学习、借鉴香港、新加坡经验时,要走中国特色的道路。建议各级党委、政府要重视这一改革,支持这支三合一力量参与社区的管理服务工作。完善党政统一领导、统筹部署、各方配合的长效机制,把基层关工工作与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的青少年服务管理工作结合起来,真正使其形成合力。一是区有关部门在督促、检查街道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工作时,把“三工”服务管理纳入督促、检查范畴,促进有效发挥各自的优势与作用;二是面对“三工”新情况,关工组织要善于发挥优势,协助党委、政府整合资源,处理好各方关系,形成合力,避免三支力量三张皮,甚至互相扯皮的现象。各级关工组织要对推行“三工”体制过程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进一步加强调查研究,对如何加大资源整合力度,充分发挥各职能部门作用,同时,处理好与各社会组织的关系,以有效形成合力,推进社区未成年人服务管理创新工作深入发展;三是不断进行工作创新。比如如何依托社区家庭综合服务中心,根据实际情况和未成年人的需要,合理设置服务项目,打造社区未成年人特色服务项目和优势服务品牌,如何推进社会工作管理人才综合素质提升工程,探索开展社会工作者继续教育工作,培育社区未成年人服务管理本土督导人才等,提出解决问题的意见和建议,为党委政府决策提供参考依据。
  (二)加强社工继续教育工作,提升社会管理工作人才综合素质。
  有学者对各国和地区社会工作专业人员数量占总人口比例进行了专门研究,提出社工人数占总人口的平均比例数应为千分之二,并指出所占比例越高,表明这个国家社会文明程度越高,社会服务体系越完善。按照这个比例数计算,我国未来需要300万以上社会工作专业人员,才能有效满足社会需求。但是,目前社工人员流失严重的现象应该引起各级党政领导的高度重视:2008年以来,社工的流失率从8%一路上涨,2010年达到13%,去年则接近两成,而在流失的社工中,有超过70%的人不再从事社工行业。高校社工专业毕业生到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工作的比例不高,待遇偏低,“跳槽”现象不少。为此,一是要提高专业社工待遇。有关部门要改善专业社工生活待遇和工作条件,以待遇留人、以感情留人、以事业留人。二是要实行专业社工和本土社工并举发展的方针。扩大高校社会系专业的招生,同时大力发展本土社工,鼓励街道社区专职人员参加学习培训,通过国家考试取得证书的,给予学费补贴和岗位补贴。有条件的可组织社工到境外学习交流,让其有发展和提升空间。三是开展专业社工关爱培训,让社工了解关工组织及其工作,增强彼此的了解合作,发挥“五老”传帮带作用,更好地为社工组织与关工组织的合作创造条件。
  (三)总结青少年特色服务项目和优质服务品牌的经验,合理设置政府购买服务项目,推动社区服务管理上新水平。

  建议省、市社工委推介有关区街社区服务管理的成功经验,打造青少年服务管理优质品牌。一是在开展青少年服务管理中,创新和拓展购买服务的项目,加大政府购买服务经费的投入,将运营和管理经费纳入市、区财政预算。二是积极探索建立实体商业企业来支撑社工机构发展的机制。目前,有的社工机构已经向市民政局申请了一些公共项目,如残障人士创业计划、关爱外来工子女项目、重症患儿家庭社工服务项目等。这些都已获得市批准的募捐许可证,可向社会募资。三是加大街道社区服务管理改革创新的宣传力度和关工组织参与服务管理的宣传力度,促进群众、社团参与社会管理,推动社会综合治理服务工作上新水平。


  (广州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